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留守儿童档案 >> 正文

【华语小说】我和老烟的龌龊人生

日期:2022-4-21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一、相识

老烟的原名叫钟愁言。

某年的夏天我认识了老烟,很戏剧般的与他成为忘年之交。我还记得那天早晨我去忠和推广公司面试,我与一个胖子同时挤进一辆公交车,胖子的身材太肥,由此我俩卡在车门足足有一分钟,后来不知是那个没教养的家伙从后面踢了胖子一屁股,才得以解脱。

上车后我又与这个胖子同时挤进后座,我当时非常抱怨这个胖子给我带来的挤压。那感觉就好像一个棉花球,随着汽车的颠簸,在你身上弹过来弹过去。要是一个女人我还能忍受,还好我坐外边,要坐里面说不定到终点我就不是我了,成肉饼了。

人越来越多的时候,各种臭汗味夹带着各种香水味,那气味就好像沼气一样难闻。我正想着假如某个家伙在放一个臭屁,那么这一车人是什么表情的时候,坐我旁边这个家伙很不文明的放了一个屁。那声音轰鸣着,拖着长音,到最后还来一个停顿,接着又是一个长音,非常有音律的一个屁。

然后我闻到了一股异味。接着旁边的一位面目狰狞的大姐捂着嘴巴,我还记得她大骂的时候牙齿上粘着一块蒜皮。“谁这么没教养?”那大姐嘴唇上的蒜皮跟着她的牙齿一颤颤的,我忍不住想吐出来。

胖子捂着嘴巴跟着大喊:“哪个放的屁?嗯,还是红薯味的。”我当时还是挺纯洁的一少年的,也跟着胖子说:“真是太臭了。”后来与老烟打交道多了,似乎有一种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趋势,脸皮也愈发厚了,不过那是后话。再说那大姐说完屁股一挪,挪到我身边,我想她一定感觉我这个位置比较宽松才会挪过来吧。不过她错了,她不应该挪过来,因为臭屁源正从我身边这位胖子源源不断的向车内输送。

我从那时开始痛恨类似大姐这样的女人,并且延续到现在。这位大姐当时用她那很高亢的声音,仿佛发现了新大陆,仿佛她是福尔摩斯一般指着我说:“小伙子明明是你放屁,还一副清高的样子装模作样的。”此话一出,顿时前座的,后座的,纷纷捂着嘴巴盯着我,仿佛我欠了她们钱似的。

“我…我…不是我……”那胖子很适时机的打断了我。

“小伙子原来是你放的屁啊,难怪我这里这么臭。”胖子说。我当时羞愧万分,恨不得一头撞死。接着前面的,后面的,纷纷指责我的不是,没素质没教养。他们这样说来说去,好像我真的放了一个臭屁,仿佛这个屁真的是我放的,以至于后来我都觉得不好意思。

下车的时候又与胖子卡在车门,也不知哪个没素质的没道德没教养的家伙踹了我一屁股,才得以解脱。

到了目的地发现又与胖子同路,我只好绕道而行,那个屁对我的影响岂是无奈俩字所能表达的。

调整好心态,进入忠和公司。面试的时候又是一个让我张目结舌的表情,面试我的那个家伙竟然就是那个没道德没教养没素质的胖子?

来我才知道,胖子就是老烟,后来老烟成为我的顶头上司。由此我不得不想起那个屁,因为后来我对屁的态度到达了一个免疫的程度。老烟美其名的曰:因屁,而屁。

后来我问胖子,为什么她们他们它们都叫你老烟。

老烟说:“你这个月的绩效金没了。”

我:“why?”

“这是对你上司的名字中所包含的内涵都没理解的惩罚。”

我思绪万千,大声在同事面前念着:“钟愁言—钟愁言-总臭烟-总抽烟!”

于是我很兴奋的,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像福尔摩斯一样。

于是那个月我的工资卡少了几百块。

二、花篇

“这是一朵什么花?”老烟很得意的捧着一盆花来到我面前。

这朵花,花瓣呈长椭圆形,茎条显绿色并且有少许的细毛。很熟悉,在哪里见过,但又不知老烟从哪里得来的。我绞尽脑汁做苦思冥想状。

“哎呀,快点。”老烟左看右瞅,面部表情呈恐惧症。

我继续苦思冥想。为了让老烟相信我能给他答案,我决定打开电脑百度谷歌一下。“你从哪里得来的啊?”我慢慢打开电脑,问老烟。

“哦。”老烟回答我,面部表情告诉我,他淡定并恐惧着。

“我是从小菊那里拿来的。”

小菊!?

我按在键盘上的手颤了一下,望着老烟手中美丽的花儿,幻想出一幅凶神恶煞的面孔,张牙舞爪的扯着我头发大喊:“谁让你偷我花的?”

为了让老烟赶紧捧着这朵从地狱而来的花离开,我淡定并恐惧着指着电脑回答老烟:“你看。”

老烟紧张的盯着屏幕,慢慢念到:“对不起,未搜索到相关词条。”

“你看。”我指着电脑淡定的说道:“连百度都不知道的答案,我哪里会知道。你赶快找别人去问吧”

老烟上网只会干一件事,就是偷菜。偷菜这个词只能单纯理解为于偷菜,因为老烟从来不会种菜。在很多时候,秋风瑟瑟,月黑风高的晚上,老烟辛勤的在电脑前忙绿着,用他那把镰刀辛勤的收割着,品尝着别人辛勤劳动的果实。

除了一个人,从来没有人敢于指责老烟这种无耻行为。

她就是小菊。

那天,老烟梳了一个乌黑发亮的发型。我拍着老烟的马匹:“此发只应天上有,咦,老烟你莫不是迷路在人间的仙子?”

众人纷纷叫好。老烟得意的扬长而去。

下班的时候,我见老烟迟迟未离,于是走进老烟的办公室,见到了老烟的蓬头垢面。老烟在辛勤的整理他的发型,那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早已凌乱不堪,稀拉的像羊啃过一般。

我大惊,难道老烟又一次遭受了爱情打击?

在我的追问之下,老烟颤颤的回答我:“不就是偷了她菜吗,至于这样对上司张牙舞爪吗?”

而我终于理解了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,什么是母夜叉行为。至此之后,我再也不敢得罪小菊。

“再帮我查查结果。”老烟淡定并恐惧的指使我。

于是我在百度中又加了一个关键词:什么花是白色的。一按回车,指着屏幕说:“你看。”

老烟俯下身,静静念到:“搜索出相关词条约29,829,000个。”

我指着其中一条再次催促老烟:“你看,这个,这个,以及这个,还有那个,都在问白色的是什么花,很多人都无法解决,我要是能解决,你可以考虑给我加薪了。”

老烟面呈作悲痛状,捧着花站立不安,迟迟不肯离去。

我觉得再让老烟这样呆下去,肯定会让小菊发现。为了不让小菊把我的发型弄乱,为了小菊不把我的脸皮抓烂,我决定尿遁。

在我起身离开之前,我决定嫁祸他人。

我指着远处的小A说:“据说小A是一个爱花专家,你去找他一定能解决问题,我昨晚吃坏肚子了,现在我要去WC呆一段时间了。”

“谁?”老烟心不在焉的问我。

我指着远处的小A。老烟随我的手指望过去。随后表情呈恐惧状。

随着老烟的眼神望过去,大吃一惊。

小菊:小A啊,有没有看到我窗帘上那一盆花?

小A(呈恐惧状):哦,没,没有见到。

小菊:小B啊,有没有见到我窗帘上那一盆花?

小B(呈恐惧状):哦,没,我,我没有见到。

小菊:阿P啊,有没有看到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“快,快点走,她要问过来了。”我惊恐的推着老烟。

为了让小菊不误会我,我决定不去尿遁了,因为尿遁是要有原因的,难保一会被小菊抓到辫子,我迅速转告老烟,让他去厕所躲一会。

“哎……”老烟长长的叹了口气:“这花到底叫什么名字。”

“不就是秋菊吗……”我随口接到。

我觉得这是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问题,但不同的是,之前为什么我就没有答出来。

“你确定它叫秋菊?”老烟吃惊的望着我:“那你刚刚怎么……”

我此时觉得自己就是百度,以后老烟要问我问题,直接甩一把钞票给我(输入关键字),然后拍一下我的肩膀(回车),就得到答案了。

我得意的望着老烟:

“刚才你是怎么问的?”

“这是一朵什么花?”老烟接到。

“对啊,你问我这是什么花,我就想到白花、黑花、绿花之类的了。那你之后又怎么问的?”

“这朵花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对啊,你换种问法嘛。”

“你确定是秋菊?”

“我确定以及肯定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那不真的吗?小菊养一朵名字带菊的花很正常啊。”

“那她干嘛不养菊花?”

“哎,在我这浪费时间,还不直接去问小菊?”

“什么!?你叫我去问小菊?这不是送狼入羊口吗?”

我和老烟忽然间沉寂起来。

一般来说时间大多数是宝贵的,有时候浪费时间就等于结束生命。

唠叨,这种臭味,我想大多数人是讨厌的。而正因为如此,我才能和老烟相提并论,因为我们臭味——相同。

根据百度搜索结果表明,大多数人都喜欢唠叨,少数人讨厌唠叨,还有一部分人表示中立。

这里面是有原因的,人一唠叨起来就没完没了,似乎就不在乎时间了。

对的,我和老烟失去了最宝贵的时间——

如果时光倒流,给我一个机会,我会毫不犹豫的走进厕所,如果要在厕所里加一个时间,我希望是一整天不出来。

然而结果是,我和老烟同时吸了口冷气,无比惊恐地抬起头,彷徨地看着面前

一个穿着粉红色外衣,眼眶下美丽的大眼睛,犹如一潭深不见底的死湖一般——沉寂。

“老烟!!!”

一声惊天泣鬼神的声音,直震的我耳鸣眼花。

没错,一个外表鲜丽,内里……(不知道如何表达)的女孩,瞪着一双大眼,站在我眼前,直愣愣的盯着我。我被她幽深的眼神盯着,就好像堕入万丈深渊,一会儿黑,一会儿暗,终于知道下地狱的滋味。

“老……老烟”我拍了拍老烟,惊恐的说道。

咦,怎么是空的?老烟呢?

在那双眼皮的注视之下,我无比沉重地转头,这一刻,仿佛过了一千年。

是的,老烟跑了。跑的如此利索,丝毫不带点留恋,对于我的是更多的绝望。

我惊叹老烟的逃跑技术,这家伙每天早晨锻炼提臀收腹动作。原来是早有准备。

三、简历

“老烟,在干嘛?”我走进老烟的办公室,把早餐放到办公桌上,见到老烟怪异的动作,我拿了一个馒头丢进嘴里嚼着,问到。

“哦,呀哈。”

这是从老烟口中发出来的,声音忽长忽短,时而高亢,时而低沉,像在与人搏斗。

我愣在那里,见老烟臀部鼓起,似乎绑了一块木块,扭动着腰肢,不断的从口中传来“哦,呀哈”的声音。

“这是……?”

我疑惑又惊讶的,瞪大双眼问到:“难道是江湖失传已久的葵花宝典?”

“去,还葵花宝典,我是九阴真经,啊呸!这是我改良后的提臀收腹动作。”老烟一边忙碌一边答道。

扑哧。我把一口馒头喷了出来。

老烟很得意的停下来,以一种庄重的口气教育我:“记住,臀部,是男人最性感的部位之一。我们要像爱护自己亲爱的人一样爱护它,呵护它。你看看,在我精心的呵护下,我的臀部是不是比你的大!”

“喔!”

我大大的喔了一声,悄悄拿自己的臀部与老烟的比较了一下。

确实,比我的大一点。

“哈——呀!”

老烟轻轻的收起双手,重重的哈了一口气。

每当听到这个声音,就意味着老烟的晨练到底结束。

“收工!”

随后卸下臀部的木块问我:“昨天小菊没把你怎么样吧?”

我继续啃着馒头,面无表情盯着老烟。让他感受我昨天的愤怒。

“这是什么表情?”老烟识趣的转了身,拿起馒头慢慢嚼着。

“呀”老烟很惊讶地问到:“苏寡妇的包包越来越好吃了。”

我想笑,却又笑不得,人家苏寡妇的包包随便能让你吃的?

但我还是想笑。

我看到一旁的木块,两公分那么厚。

其实我想笑的原因还是老烟,这家伙卸掉木头,臀部顿时凹下去一块,空荡荡的,又低又平。

我仔细比较了下。

确实,比我的小一点。

于是我就笑了。

“我建议你明天跟我一起练习高级的提臀收腹动作。”老烟打开电脑,用他那把镰刀开始收菜,哦不,是偷菜。

我心底慢慢浮出几天前的一个画面:

老烟蹲着马步,哈气,吞气,口中连连:“提臀、收腹。”

我在一旁捂着嘴偷笑。

“这是我新发明的提臀收腹运动,它是初级的,我将一步一步的改善它。它能提高你的臀部弧度,增加你男人的魅力。”

老烟哈着气,满头大汗,用仅有的一口气憋出一句:“看好了——呀哈!”

……

……

我非常期待,期待在一个夜黑风高的,打着雷下着雨的夜晚,老烟借着滚滚雷声,将他的高级提臀收腹运动经过雨水的洗礼,经过雷电的净化,慢慢升华,化羽,直至成仙的境界。

“一会帮我筛选简历。”老烟啃着苏寡妇的包子,把一叠简历丢给我,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到:“你帮我筛选两份出来。”

我接过厚厚一叠简历,一看,倒吸一口凉气。

第一份简历:

姓名:白智力

兴趣爱好:抽烟、酗酒。麻将(四川麻将)等等。

嗯,这是一封我有史以来见过最为胆大,最为勇敢的简历。姓名也非常有特点,前面二字充分体现了该人的IQ,后面二字充分弥补了前二字的缺陷,真可谓是前后呼应,各有用处。

癫痫病因素是什么
贵阳癫痫病治疗的医院
癫痫发病原因是什么呢

友情链接:

弹无虚发网 | 影院装修 | 热气球是谁发明的 | 板栗剥壳机 | 黄色图片论坛 | 正版光盘如何复制 | 一年级口算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