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经典作文开头结尾 >> 正文

【笔尖拉练】爱情游戏(情感小说)

日期:2022-4-18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紫园小区地处市中心,是一个较早建成的小区,都是楼梯房。5栋502房住着一对小夫妻,男的常年在外打工,只有女的带着一个小女儿在家。这两年,小区的人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:小女孩不见了,却有一个男人早晚在502房出出进进,而且经常和女主人出双入对。有些好事的邻居偶然问那女主人,她就说“是她的一个远房亲戚,暂时住在她家,女儿送到她爷爷那里了”。

小区的人们不免交头接耳:是她的什么亲戚啊?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一住就是两年!男主人回家这亲戚就走,这算什么?

果然,不久就出事了。

这天下午,一个老头带着一个小女孩来到了502房门前,老人掏出钥匙打开了502房门。门开的那一刻,老人呆住了,牵着小女孩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——房里,一男一女正光着身子在沙发上干那事。

于是,窗户纸被捅破了,一个惊人的秘密浮出了水面。

洗完最后一只碗,欧阳浩抬头看了一眼客厅的电子钟:二十二点四十二分。从下班回家到现在,整整四个半小时,欧阳浩除了中间吃饭,一直在做家务。虽然才初夏,可今年的天气热得早,欧阳浩脸上布满了汗水。

客厅里,女儿露露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。

欧阳浩解下身上的围裙,走进卫生间,扭开水龙头,痛痛快快洗起澡来。

洗完澡,欧阳浩哄露露睡着了。他只穿一条短裤,走到林芳的房门口,用手推门。门从里面锁着了。他敲门,敲了好一阵,里面的林芳有了反应:“敲什么敲,有事吗?”

“开门,我找你有事。”

“半夜三更不睡觉,有什么事啊?”随着林芳的埋怨声,房门打开了。

房间里,电脑还开着。林芳穿着睡衣堵着房门。

“我......想......”欧阳浩盯着林芳高高耸起的胸脯谄笑着。

“出去!我要睡了。”林芳冷冰冰地说着,欲关门。

欧阳浩不知哪来的勇气,一把抱住林芳,嘴就往她的嘴上凑。林芳一边扭动着身子,一边用手把欧阳浩的头往一旁推,嘴里喝叱:“干啥啊?滚出去!”

林芳的挣扎反而让欧阳浩欲火更旺。他一把抱起林芳,把她丢到床上,身体像山一样压了下去。

林芳激烈地反抗着。

欧阳浩喘着粗气,扯掉了林芳的睡衣,撕下她的胸罩,一头扎进她的怀里。林芳双手抓住他的头发使劲往上面揪。欧阳浩一只手往林芳的下面摸去......

欧阳浩用力地把林芳的内裤往下扯。林芳一只手拉着内裤,一只手护着......可欧阳浩力气还是大些,一会就把林芳的内裤扯到了膝盖处。林芳急了,对着欧阳浩的胳膊一口咬了下去。欧阳浩“哎呀”一声松开了林芳,林芳趁机一脚把欧阳浩蹬下了床。

欧阳浩捂着流血的手,低声下气地说:“我在家陪了你半年了,你一次都不给我,不是说这里痛就是说那里不舒服......来吧,芳芳,你行行好,今晚......”

林芳快速地穿好内衣内裤,还用被单把自己包了起来,嘴里厌恶地说:“你需要就到外面找小姐去,找你妈去......”

“你......”欧阳浩懵了懵,又向床上的林芳扑去。

林芳死死地抓着裹着身子的床单,不一会又一脚把欧阳浩蹬到了床下。欧阳浩接着往床上扑,林芳接着又把他蹬下去。如此反复,欧阳浩终于软了下来,他指着林芳恨恨地说:“你一心想着那个姓李的,每天在电脑上调情,趁我上班的时候约会,以为我不知道啊?你到底还想没想着这个家?”

“我是想着他怎样?告诉你,我爱他,爱他......”林芳睁大一双杏眼,挑衅地盯着欧阳浩。

“你......好,好,你爱他,你都爱了他五六年了,你......你滚!你快去找他.....”

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。”林芳说着,麻利地穿上裙子,拿起书桌上的小包,“噔噔噔”头也不回地冲下了楼。

欧阳浩怔了怔,从喉咙眼里喊了两声“芳芳”,忙走到窗前,向楼下望去:夏夜的街道上,到外闪着霓虹灯,虽已半夜时分,可还是人如流,车如龙,只是林芳半个影子都不见了!

夜深了,可住在铁皮工棚里还是很热。李松林半躺在床上看电视。旁边点着一圈蚊香,可蚊子的“嗡嗡”声还是不绝于耳。

他老婆四妹从旁边做卫生间的铁皮棚里洗了澡出来,只穿着一条黑色内裤,光着身子,披散着秀发,坐到床边,似笑非笑地盯着李松林看。李松林无动于衷地躺着,眼睛一刻也没离开过电视。

四妹是个女强人,一个人在省城创业,身边存了不少钱。她不但会挣钱,人长得也是漂亮。她是那种丰腴、性感型的女人;这种女人一般最容易俘虏男人的心。可她老公李松林似乎不怎么喜欢她,不知为什么,对她一点也不感兴趣。

四妹今天是特意从省城赶来看李松林的

见李松林不理自己,四妹就躺倒李松林身边,紧挨着李松林。李松林悄悄地往旁边挪了挪身子,四妹跟着把身体靠过去一点,李松林又挪开一点,四妹又跟过去一点,后来李松林的身子挪到了床边,再也没地方挪了,四妹就用身体紧紧地贴住了李松林。

李松林躺着看电视,仿佛身边什么也没有,他脑子在想着能用什么方法尽快把这个女人打发走。四妹就用手去掐李松林的手臂,李松林毫无反应;四妹又掐他的耳朵,李松林只把头摆了摆;四妹把手伸进李松林的T恤里掐他的肚皮,这下李松林有反应了,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,说:“你干嘛啊?”

四妹嘻嘻一笑:“你说干嘛呢?”

李松林不理她,转过头继续看电视。四妹动手脱李松林的T恤,李松林像座石像一样,一动不动,任她脱。脱掉了T恤,四妹又动手脱李松林的牛仔裤,李松林依然一动不动。四妹费了那大的劲才把李松林的牛仔裤脱了下来。接着把手伸进了李松林的短裤里。

四妹的手在李松林的短裤里忙了好一会,可似乎没一点用处,李松林的身体没一点反应。她有点丧气,身子一挺,扑到李松林身上。四妹脱掉了自己和李松林的短裤,抱着李松林又亲又揉。可李松林像个死人一样,只悄悄地用手背擦了好几下被四妹亲过的嘴唇,连吐了几口唾沫。

四妹在李松林身上忙了好一会,使出了浑身解数,累得身上都出汗了,可一点效果也没有。四妹一腔热情没个发泄处,不由恼了,一骨碌爬起身,气急败坏地指着李松林骂:“混蛋!王八蛋......”

李松林也不作声,闭了眼任她骂。

四妹骂着骂着哭了起来:“你这个王八蛋,整天只想着林芳那个狐狸精,呜呜......我哪点比不上她啊!呜呜......”

见四妹哭了,李松林自知理亏,哭丧着脸说:“这一段时间我身体不舒服......”

“身体不舒服啊!我知道你舌绽莲花,能睁着眼说瞎话,能把死的说成活的。这几年,你明里暗里和林芳那骚货在一起,把我当空气,让我怎么过啊!”

“那不是逢场作戏嘛!”

“我呸!你这种货色,狗一样的人,嘴里说着人话,暗里做着禽兽不如的事,还自鸣得意‘家花没有野花香’;自以为风流,自以为有出息。你这个挨千刀的,上一次那样收拾了你们,你们一点也不悔改,你们这对狗男女真不要脸......我明天就到你娘那里去把女儿带走,我们一刀两断......”

“你敢!你以为你又是个好东西啊,你在省城哪天身边没男人啊?”

“杀千刀的,你血口喷人!好,我女儿也留给你,我什么也不要,我净身出户,成全你和那个狐狸精......”

一阵激战,林芳大汗淋漓,累得身体像散了架,整个人都快虚脱了。她心满意足地躺在李松林身旁,用手轻轻地摩擦着李松林的头发。李松林用舌头在林芳身上从上到下不停地舔着。

林芳笑问:“咸不?”

“有点咸,还带点甜味。”李松林一边说,一边还咂了两下嘴,舔得更起劲了。

彬芳最喜欢被李松林舔的感觉。那感觉,就像被电击,让她身体一阵阵麻木,一阵阵窒息。

“今晚那老家伙又想那好事,被我咬了一口,还把他蹬到了床下......”林芳说。

“啊!他没把你怎样吧?”

“没有,我心里谁也没有,只想着你这坏蛋,你可不能辜负我。”林芳幽幽地说。

“我也一样。今晚那女人回家了,在我身上折腾了大半夜,可一点用也没有......”

“啊,你们怎样了?她在你身上,脱了衣服吧?”林芳紧张地问。

“脱光了也没事,我身体也抗拒,只有见到你才兴奋。”

“哼哼......她刚刚在这呆了多久?走了多久?”

“我吃过晚饭她就来了。你来之前半小时走的,被我气走的。可能不会再来了,她说要和我离婚......”

“离婚,好啊!我早就想离了,反正我们的事大家都知道了,那老家伙也知道了。今晚我跑了出来就不想再回去了。”林芳说完望向李松林。

“她说她不要女儿,你愿意吗?”李松林把目光投向窗户,不去碰林芳的目光。在林芳心里,李松林什么都好,年轻,帅气,会体贴人。唯一让她不安的是,李松林的眼神游离不定,她每次用目光去捕捉他的目光,总是扑空。

“没事,我的女儿留给那老家伙。我们带着你的女儿,还可以要个自己的孩子。”

“自己的孩子?好啊,咱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,我就等着你这句话。”

“你终于同意结婚了!想要孩子,就努力啊......”

灯光下,林芳身材玲珑,皮肤白皙细腻,美目流转,盼顾生辉,一副娇柔妩媚的样子,楚楚动人。

“好啊,宝贝,来吧......”李松林说着,一翻身,又把林芳压到了身下。

林芳“咯咯”笑着,笑得很开心。她在李松林耳边悄悄说:“坏蛋,我在一个月前就把环取了......”

这时已是凌晨二点多了,建筑工地一片寂静,工人们已安然入睡。

林芳早年丧父,后来母亲又给她找了个继父。母亲和继父又给她生了个弟弟。从此林芳在继父家就成了个可有可无的人。读完初中,林芳就缀学了。虽然只有十六岁,身体却发育完了——长得亭亭玉立,娇艳迷人。用一句通俗的话讲,就是个天生的尤物。

林芳从小没有得到爱,就非常渴望爱。她从小就养成了叛逆、不安分的性格。她命不好,却偏偏有一副好长相。因为有一张这么好的脸蛋,一副这么好的身材,她就有点心高气傲,有很多非分之想:这是上天赐予的花容月貌,一定不能白白浪费,一定能遇到识货的;就算不能出人头地,总也得找一个让人惊叹的老公,有一段让人羡慕的爱情。

事情还真如林芳想的那样,十六岁的时候,林芳就有了一场惊世骇俗的爱。

十六岁那年冬天,林芳和本村一个长相英俊的小混混相爱了。由于家人反对,两人一起私奔到了广州,同居在一起。这是林芳的初恋。可这初恋像雨后的彩虹一样,看起来非常绚丽,可时间不长就消失了。第二年,林芳怀孕了。怀孕不久,那小混混就被抓了起来,判了十二年。小混混进了监狱,林芳失去了依靠,只得堕了胎,又回到了家中。

回了家的林芳,整天无所事事,又背了不好的名声,父母骂,邻里嫌,成了过街的老鼠。

林芳有个姑妈,在市里的机械厂上班。机械厂有个叫欧阳浩的技术工,技术一流,不过人长得老实,相貌平平,还有点秃顶。所以到二十八了还是个光棍。林芳的姑妈有心撮合他们两人成亲。

那天,林芳的姑妈下班后在厂门口堵住了欧阳浩,笑笑说:“欧阳技术员,想和你说个事。”

欧阳浩停了脚步说:“林姐有什么好事啊?”

“还真是好事,想给你介绍个对象。”

欧阳浩搔搔头皮,不好意思地说:“这.......那多谢林姐了。”

“对方是我侄女,今年十八岁了。”

“啊,十八岁?那不成,不成......”欧阳浩一听,把头摇得像拨浪鼓。

“怎么?不愿意啊!我侄女虽然是乡下的,可人长得不差,比城里的姑娘还漂亮。”

“不是,不是说乡下的不愿意,也不是说长得漂不漂亮,主要是年龄相差太大了,我今年二十八了,她才十八岁......”

林芳的姑妈一听,笑了起来:“这不是问题,相差十岁也不是太多,人家相差二十岁,三十岁的都有呢!你放心,这事包在我身上,只要你点头。”

欧阳浩还是不放心,犹犹豫豫地说:“这......你得先问问你侄女的意思。”

“没问题,你就等着好消息吧。”林芳的姑妈说完,喜孜孜的去了。

过了几天,林芳的姑妈把林芳带到市里和欧阳浩见了面。林芳虽然人小,却相当“老成”,知道自己“名声在外”,对方虽然有点老相,却好歹是个城里人,家庭条件也不错,自然“见好就收”。

林芳当天就留了下来,住到了欧阳浩家里。

欧阳浩一直为自己的婚事愁眉不展,没想到一下子天上掉下个林妹妹,捡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,心里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。他把林芳当宝贝,真是含到时嘴里怕化了,捧到手里怕摔了,什么事也不要她干。

癫痫是怎么回事
宜昌癫痫病研究所
癫痫病费用一般多少

友情链接:

弹无虚发网 | 影院装修 | 热气球是谁发明的 | 板栗剥壳机 | 黄色图片论坛 | 正版光盘如何复制 | 一年级口算题